我来我网
http://5come5.cn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菠菜 | 软件站 | 音乐站 | 邮箱1| 邮箱2 | 风格选择 | 更多 » 
 

苏坦舍纪娜



性别: 帅哥 状态: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头衔: 冬氦辘味渗B
等级: 荣誉会员
发贴: 3410
威望: 3
浮云: 740
在线等级:
注册时间: 2006-03-07
最后登陆: 2015-07-10

5come5帮你背单词 [ sock /sok/ n. 短袜 ]


晨光2

    比斯特头也不抬地走过巴勒斯的鼻子底下,又穿梭在亢奋的客人之间,不过他很奇怪他今天看到的怪家伙,那家伙对于一只蜘蛛来讲是在是太大了,他打算问问巴勒斯,不过是在打烊之后。

    温特酒吧也许是每日的伊特城里最晚休息的地方了,客人们在酒吧里面喝酒、[屏蔽],还有像我们说过的巴哥迪斯那样的吟游诗人在酒吧里面歌唱,他们依托酒吧高涨的人气把自己的节目单送到客人们的面前。大约在午夜过后,温特酒吧逐渐开始平静了,有人带着浓重的酒气歪歪斜斜地从door口走出去,他们说温特酒吧的酒是艾登博伦世界上最好的酒。巴斯勒也疲惫地说:“比斯特,把这些桌椅都收拾干净我们酒可以睡觉了,快,比斯特!”当最后一个客人走出酒吧大door的时候,比斯特停了下来,转过头对着巴勒斯:“父亲,我想我遇到一个问题了。”

    巴勒斯毫不在意顺口说了一句:“问题?是和哪个姑娘的问题么?哦,那真的很麻烦呢,说吧!是谁?”

    “哦,不!父亲!我真的是说有个问题!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生物!”

    “奇怪的生物?”巴勒斯斜着眼睛看着比斯特,“要知道艾登博伦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生物。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没有见过狗头人,你会不会是看到狗头人了呢?”

    “芬斯兰特家就有一个狗头人,帮他们收拾家务的。我是说一只蜘蛛。”

    巴勒斯沉默了,半晌之后慢慢地说:“蜘蛛,你是说蜘蛛,我真的希望你看到的只是某个孩子的玩具,巴斯特,告诉我比斯特,你没有看见蜘蛛,或者你不是第一个看见蜘蛛的人。”

    “我的确不是第一个,父亲,”比斯特疑惑地说。

    “真的?”

    “是。”

    “谢天谢地,我的儿子,忘了这一切吧。”

    老巴勒斯这样的话语让比斯特觉得十分奇怪,他仿佛觉得他的父亲对于那个怪物甚至对于这个怪物背后的事件知道都了解很多事情,并且这件事情兵丁让他的父亲打心眼里感到不安,但是巴勒斯这样暧昧的态度只能徒增比斯特心中的疑惑与好奇,在那只可怕的怪兽背后究竟隐藏着一个什么样子的事件呢?

    当黑夜笼罩伊特城的时候,港湾的海浪一阵一阵地拍打着堤岸,停泊在港湾里面船只上的锁链在有节奏的颠簸里互相碰撞着,像是摇篮里的婴儿昏昏欲睡。比斯特躺在自己临港的床铺上枕着双手看着月光下的海港,他从小就很喜爱这个繁华的城市和夜里静谧的海港,当整座城市都沉睡的时候海港还依然在一如既往的月光底下摇曳着度过寂寞的时光。比斯特有意将床安放的很高,使他能在这样的夜里能够躺在床上就欣赏海港的全景,海港外的街道宁静而安详,只有守夜人年复一年地在深夜的海风里从街道上走过。听说守夜人的记忆力有无穷无尽的故事都是关于漆黑的夜晚的,他曾经对人说过,他在夜晚能够看见很多奇怪的生物,也许他们到伊特城只是一天或者一夜,但是也会在短暂的时间里给伊特城的某一个人民带来永远的记忆;他甚至说在深夜里出没的生物具有其他生物不具有的灵性,能够走进人们内心里的世界;他还说他看到过成群结队的缚灵通过伊特城背街的街道,它们虽然很多但是整个队伍安静得可怕,可人们都不信。在摇荡的月光里比斯特渐渐睡着了。

    比斯特是睡着了,可是老巴勒斯却再也睡不着了,他整夜都不曾躺倒床上,只是一个人坐在窄小的摇椅里思考着什么。桌子上摆着一瓶酒和几只雪茄,但是并没有动过的痕迹,老巴勒斯就那么静静地坐着,像是等待着什么东西的来临。卧室的窗户关着,抵御着冬季的寒冷,海港旁的冬季风里都夹杂着水汽,寒意能够轻易地浸入人的骨髓,老巴勒斯叹了一口气然后低下头自言自语地说:“唉!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这才从小圆桌上拿起一根雪茄点燃抽了起来。

    第二天太阳照到比斯特屁股的时候他才醒过来,惺忪的眼睛看到窗外的太阳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糟糕,这个时间才起床肯定会被老巴勒斯好好教训一顿了,索性他又翻身准备再多睡一会儿,不幸的是他真的睡不着了,于是只能慢慢坐起来穿好衣服走进酒吧低着头等待老巴勒斯的训斥。然而,奇迹,老巴勒斯仿佛并没有生气,一个人静[屏蔽]在吧台里,吧台似乎是才从里到外仔细擦过一遍,干净到蚂蚁都能滑下来。老巴勒斯的冷静反而让比斯特心里更加发毛,根本猜不到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可悲的遭遇……

    看到比斯特下楼进来,巴勒斯站起来说:“儿子,把桌子椅子和地板都好好打扫一下,下午客人就要来了。”

    比斯特惊异地看着父亲,非常奇怪今天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往常的父亲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会火冒三丈,然后比斯特这一整天都不会有清净的日子,可是今天异常的冷静,便让比斯特疑惑不解,到底是什么事情让父亲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呢。没敢太多想,比斯特开始逐一打扫桌椅,起床之后的饥饿感也开始逐渐侵袭,毕竟起床太晚的比斯特早就错过家里面的早餐时间了。

    到了下午店里面的那些老脸孔又来到了温特,阿斯卡抬起手摸了摸比斯特光滑的脸:“小伙子,你什么时候能长成老巴勒斯那样的人呢?”下午还不是大肆喝酒的时候,客人们都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说笑话,在客人此起彼伏的笑声里巴勒斯除了摆弄手里的活计之外脸上一直都保持着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这个时候店door“吱呀”一声开了,走进来一个陌生的客人,大家看不清这个客人的面目,他身上裹着一个黑色的斗篷,拉起来的帽子也几乎将面部完全遮住,酒吧里的灯光根本不足以照亮他露出来的一点皮肤,他好像还有浓密的胡须遮住了他的下巴,这个外来人让他们感到不安和疑惑,酒吧里的客人都停了下来转过头注视着这个客人,但是他的行动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因为众人注视的目光而有丝毫的紧张和拘束,依然慢慢地走向一个空桌子。他的动作看起来有点苍老,只有老人的动作才会那样缓慢,但他拥有[屏蔽]人神经的气势,他的出现让酒吧里的空气变得紧张而凝滞。巴勒斯被客人们的安静吸引,也注视到这个陌生的客人,他的目光随着这个人转动,与别人不同的是他在猜测:是他吗?是昨夜他担心的那个人吗?比斯特呆呆地站在那里,他更加恐惧,因为他感觉到这个人好像在看着他,并且在他不可见的目光里泛着血腥的气息。当陌生人走到桌子旁拉开一个凳子坐下,拿下头上连着斗篷的帽子,人们才看到他的脸,他看起来是四十多岁人,额头上有几道皱纹,褐色的眼睛,浓密的络腮胡子,他慢慢说:“小伙子,给我一杯你们最好的酒,听说你们这里的葡萄酒是艾登博伦世界最好的。”看见比斯特还楞在那里,他抬起头:“没听见吗?小子!”比斯特这才回过神来:“哦!好的,好的!”酒吧里的其他客人看他是个普通的外来客,又从新开始说笑起来。

    “比斯特,给客人最好的酒!”巴勒斯对比斯特喊道。

    当月光照耀伊特城的房屋,熙熙攘攘逛夜市的人群又来到伊特城的大街小巷,摆设夜市的人们趁着傍晚之后的灯火做生意,哪家的刀子好用,哪家的衣服好看,似乎都是有世袭传统的。这个时候比斯特从酒吧里面遛了出来,晚上的工作是在太累的,店里面反正还有其他几个活计,而另外一点则是他的父亲老巴勒斯这几天的脾气仿佛比以前都要温和,不管比斯特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他都只是平静地教诲,虽然让比斯特有点不习惯,但是这样的待遇谁不想拥有呢?比斯特又从酒吧的后door跑到了米亚家房子的楼下,他整了整衣衫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整洁一些,而后他捡起一块小石子“当”的一声扔到了二楼的圆形窗户上。二楼的窗户猛然打开,一个中年女人伸出头来四下张望,这可吓坏了比斯特,他连忙转身装成散步的样子免得引起注意,过了一会儿,窗户关了。比斯特这才松下一口气来,天知道微奥妮的妈妈怎么会在她的房间里,这下他只好到夜市上闲逛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也逃避一下繁重的工作。

    在微奥妮的房间里,微奥妮的妈妈正在和她发愁。前天家里面来了一个奇怪的中年男人,身上穿着纯黑色的大斗篷,留着一脸大胡子,进屋之后从头到尾就说了一句话:“你们只需要静静地等待,等待到两盏明灯照亮伊特城的土地时就会有客人光临,带走美丽的女儿,否则当两盏明灯重新亮起的时候,海港里的海水会漫过你们最高的一块石头。”

    “妈妈,我想一个人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微奥妮无力地说。

    米亚夫人叹了口气:“唉,去吧孩子,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能够去找一下芬斯兰特,也许会有说帮助,据说他是伊特城里最博学的人。”

    “好的妈妈,我会去试一下的。”说着,微奥妮就出door去找比斯特了。

    在伊特城的月光底下两个孩子坐在安静的码头上,身后拉着长长的影子,他们的影子交错着,仿佛心里解不开的结。

    “你是说你看到了那个男人?”微奥妮问。

    “是的,可能是去了你家之后就到酒吧来了,他确实披这一件黑色的大斗篷。”

    “比斯特,你能帮我想想吗?他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妈妈叫我去找一下那个古怪的芬斯兰特,我不想去。”

    “两盏明灯……嗯……两盏明灯,微奥妮,我确实想不出来,他的话太模糊了。也许,去找芬斯兰特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据说她很博学。”

    “可是她很古怪,我听别人说的。”

    “也许去试试吧,至少我们都不知道。”

    月光在荡漾的海面上闪耀着皎洁的光,纯洁的光明这样容易被风、被夜给撕碎,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孩子才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明明想偷偷摸摸摸回到自己房间的比斯特万万没有想到他的父亲会和其他活计一起收拾一天的残局以至于还没有睡觉,当他进到酒吧以后巴勒斯叫住了他。

    “比斯特!你终于回来了。”

    “哦,爸爸,你居然还没有睡觉。”

    “嗯,是的,我在等你,我想了好几天,决定带你去看一件东西。”

    “看东西?”

    “对,很奇特的一件东西。跟我来,孩子,你会为你看到的东西惊呼的。”说完,老巴勒斯转身进了后院,比斯特也跟着父亲的背影进去了。

    “你到底要给我看什么东西?”比斯特问,但是巴勒斯并不说话。

    两个人来到一堵长满青苔的墙壁后面,上面有一些被壁虎之类的动物爬过的痕迹,巴勒斯使劲推开挡在面前的石壁,一个长长的走廊显现了出来,比斯特也不言语了,紧紧地跟着巴勒斯的脚步。走廊的墙壁上还有各式各样的装饰壁画,壁画上有一个英雄拿着刀剑与各种怪兽战斗。到了走廊的尽头,面前是一道木制的door,看起来相当简陋。

    “跟我进来吧。”巴勒斯说。

    进到这间屋子之后,比斯特看到屋子的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些仪器好像是用来做什么实验的,在桌子上面还有一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

    “这就是我的魔法实验室,儿子,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很多事情让你惊奇的。”

    “这是什么?”比斯特很疑惑。

    “我要给你看的就是这个。”巴勒斯坐到了桌子后面的椅子里,面前就放着那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

    “这到底是什么,老爸?”

        “这可能是那天你看到的蜘蛛的毒液!”
顶端 Posted: 2010-03-10 12:15 | [楼 主]
我来我网·5come5 Forum » 舞文弄墨

Total 0.015649(s) query 4, Time now is:01-18 07:4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5.3, Localized by 5come5 Tech Team, 黔ICP备16009856号